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俞润泉书信集

俞润泉(1925-2003,笔名鲁林、玉它、覃衣等)是个小人物,但是与大人物和大时代有着不解之缘。一九四五年毛泽东赴重庆与蒋介石和谈,此历史事件当时只有四篇报道:国民党《中央日报》的二百字短讯,夏衍在共产党《新华日报》上发表二千字文章,彭子冈(《大公报》)传诵一时的千字报道《毛泽东先生到重庆》,再一篇就是当时年仅十九岁的俞润泉为《国民公报》所写:《毛泽东氏昨日由延安抵渝——本报记者与之握手言欢》。那天他确实是和毛泽东“握手言欢”过。这件他引以为无尚荣光的事,却在新中国被指为受中统派遣,欲行刺毛泽东,使他成了反革命份子。

俞润泉的父亲俞峻(字笏山),是湖南著名的律师,湖南大学第一任法学系主任,其远房姑母为戊戌变法后著名反清女侠秋瑾。他被以反革命罪判刑劳改时的囚居之地,居然是秋瑾夫家的宅第,俞笏山先生当年曾奔丧于此,半个世纪后在同地探望“罪犯”儿子。

一九四九年的夏天,俞润泉在广西大学法律系读四年级,回长沙父母家过暑假,适逢长沙解放,便留下考入刚刚创刊的《新湖南报》新闻干部训练班学习,满以为缺乏法律人才的新政权会量材善用他这法学世家子弟。后留在报社副刊工作,不久遂与今日的文坛大手笔朱正、钟叔河同打入“四人小集团”(另一人为张志浩)。三反、肃反、反右、文革,劫劫难逃。在矿井口下钩、背过死尸、在街道拉板车、刻钢板、茶场种茶……。一九七九年终于获得平反,被还以清白之身。但仅仅三年之后,即诊断出喉癌,施行了声带全割术,从此不能说话。此后家中地板、门板、家具门面图画的粉笔,是他与妻子“讨酒”的冲气之“声” ;与朋友的交往亦全靠纸笔,留下了丰厚的纸墨才情。朱正先生在为此书所写的序认为俞润泉的信“折射出了一个大时代的历史细节”。由于俞润泉的家庭濡染和深厚的旧学功底,信中的诗词、文字的文学价值不可低估。钟叔河先生说他对俞润泉才情的企羡可以用一个日本人写的两句汉诗来形容:“一种风流吾最爱,南朝人物晚唐诗”。李锐为这本书写了两幅书名题签,俞润泉在他心中的分量由此可见。

全书按收信人分成12章,收录约270封信,是编者李南央女士从俞润泉的亲友们提供的百多万字的信件中挑选出来的。有俞润泉给他所尊敬的老上级李锐的信、给当年“四人小集团”里朱正、钟叔河、张志浩的信;有给他崇敬的表姐杨静远(民国才女袁昌英之女)的信;有在劳改营时给妻子家人的信;有给老朋友老同事的信。每章收录了有关收信人写就的怀念、评论俞润泉的附录。有些在给不同人的信中重复出现的内容,编者在编辑的过程中作了删削处理,对信中赘述之处也有压缩,原信多没有年份甚至没有日期,书中所注日期是根据收信人提供的信息或编者根据信件所述内容判断得出的。

《俞润泉书信集》,李南央编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January, 20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