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平静,也是一种境界
                           ――感于王样的若干无题诗
                        李 耕


王样:“无题亦有题”。有题,当是诗的内涵的旨向、指向或概略。无题,诗的内容扇形或趋于幅射,看似模棱两可,朦胧含混,却是蕴有某些暗示或思考于其中的。无题,古已有之,中外皆莫能外。有些古典诗中的“无题”诗,至今无解或多种解法甚至存疑,如古之李商隐,近代的李金发,当代的一些先锋诗人中此等作品,更是多多。王样的“无题诗”,却属可以拟题的。也就是他自己所评述的“无题亦有题”,或“有口非无心”了。

          明天是对未来的
          一次透视
          一种悬念
          由于它暂时冲出历史
          因而永远年轻
          我们总习惯于
          把脚下的足迹
          当作继续前进的路标
          沿着昨天的覆车之辙
          跳向明天的救生船
          也许只有回过头来
          抓住今天的脚脖子
          才离明天最近
          因为今天正在飞逝而去
  这是作者二百首“无题诗”中的第“13”首。诗的主旨、内含与其人生的哲学意蕴是显然的。以“无题”示之,无非是启迪读者以自己的种种联想,去扩化、深化、潜化对昨天、今天与明天的形象联系,并在意含上求得自己的某种理解与审美愉悦罢了,这样的“无题”,当比将读者囿于其“题”示之中并成为某种羁绊是灵动得多的。

诗之无题或有题,只能看成是诗创作领域中一种诗的样式,是不可以以“有题”或“无题”来区分诗的优或拙、高或下的。诗的秀或莠,自有其审、评标准,尤其是对无题诗,读者的认识,可能是多元的或者是有差异的,而时间(历史)对诗的审视,更有其选择的有情和无情,决不是一位读者(比如我李耕)的评述或某一、二点的感觉,就可看成是一种“裁决”的。

但我在读完王样的这册《无题诗及其他》之后,留给我内心一种难释的印象(感觉),却是异常鲜明、清晰与“诚”重的,这便是:王样的这种平静的抒情、平静话语的表达,营造出了王样的一种诗的境界,让这样的一种诗境,表达出了作者的处于不平静的生活经历或一种不平静的生存环境中的平静的思考(哲学的、人文的、伦理的)与平静的心态,以及与外世界繁嚣的事物相碰触时所持的一种平静的心绪或心境。这是我随手从诗集中拈来的无题诗“15”:

           不要埋怨夕阳
           总是扯着青山的衣角不放
           它有话要说
           黄昏虽然留不住晚霞
           也许会把金钥匙交给星辰
           夜半醒来 推开窗户
           如果还有枝头明月
           那就更清楚了
           想到这里
           迟暮之感顿消

对时光的“飞逝”,没有悲戚、激越、失悔、埋怨、遗憾与沮丧,而是“迟暮之感顿消”。已逾古稀之年的王样,作为写了几乎一辈子诗而不求以惊世骇俗之词去“轰动”诗坛(连在报刊上发表自己的诗作的这点要求也极少)的王样,在“权势”为尚、“桂冠”为尚、“金钱”为尚的今日,几十年如一日,并如此这般地蜷缩在小小山城一角的王样,这需要何等一种平静的心态、情愫、节操,才能写出这样的具有平静的诗境的篇章。浮躁者不可,虚张声势者不可,故弄玄虚者不可,刻意雕琢者不可,而王样可,并这样平静地写出了他的数量可观的诗作,并平静地渡过了他的并不平静的几十年的风雨岁月。于王样,在世俗看来(他是四十年代在上海教会大学攻读法国文学的),他也许失落了许多或失落了一些什么。其实,王样,能在漫长的已逝去的时光中,“祥”出如此平静的一种心境,一种语境,一种诗境,却正是有一些人(哪怕是一些貌似伟人的人)所一生都不可得的。

一位诗人或作家的生命的句号,要用自己的人品与诗品来点圆它。点出这样的一个“句号”,也许只需短暂的时刻,而这个“圆”的品味,却体现出人的一生的品格、智慧、素养与曾经与之碰撞过的种种坎坷和艰难。

王样,比哪些喊叫着游荡在诗坛或文坛“争”座位与名次或一枚小小奖牌的诗人强多了。

我,不认识王样,但我祝福。


注: 李耕先生为中国江西省文联副主席、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会长。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