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米夫策动残酷斗争

 

《罗章龙回忆录》书摘(米夫策动党内残酷斗争):罗章龙谈共产国际米夫在六届四中全会后策动残酷党内斗争,消灭异己:

 

 

米夫及四中全会错误路线经过花园会议严厉批评以后,米夫等恼羞成怒,临时中央立即宣布采用残酷斗争方法消灭非常委员会,并决定用一切比对待敌人更恶毒的方法打击非常委员会的负责人及其各级组织。其结果是祸延全党,并深切危害革命群众组织,断送当前的中国革命。

一、残酷斗争的理论和实践

1.临中残酷斗争的起源  党内残酷斗争,文献无征,乃从东方部输入的新事物。最先始于瞿秋白,但瞿尚不敢公开提出宣传。向忠发、李立三窃位后,乃明白提出“党内斗争,你死我活”的口号。实际上是在宣传残酷斗争,并且做得很露骨。他们把一些干部排挤出革命队伍,送入监狱,不加营救,听其自毙,同时对其他持异议的同志乱扣帽子,实行“惩办主义”、“一言堂”等工作作风。王明、博古等又把东大支部党内斗争手法继续大规模搬到中国来,明白无忌地提出党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口号,认为这是毁人成己,出奇制胜的唯一办法。

本节所述临中残酷斗争经历全程,也就是叙述王、博篡党集团先后对党施行空前大破坏与危害中国革命的种种罪行。

当临中成立之初,认为篡党工作即告完成,后来由于客观迫切需要,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成立乃给予临中以有力反击,王博集团大起恐慌。此际临中党员人数寥寥无几,群众组织全无基础,对目前革命工作一筹莫展,自觉难于鬼混下去,于是对非常委员会因嫉生恨,乃计划掀起一个全面毁党的残酷斗争高潮,企图苟延残喘,勉度难关。他们由国际东方部搬来一套残酷斗争经验,加上中国军阀、政客、工贼、流氓组织的固有传统,凑成了一套古今中外高度结合的火并夺权办法。

2.残斗理论  在临中一次会议上,大家正愁眉不展,面面相觑的时候,国际代表米夫发言说:“当前所有重要问题是个组织问题,现在可先从理论上加以分析。目前非委组织力量远远超过临中之上,非委组织能力也较强,这是事实,必须承认。在这个事实前面,要面对现实,研究对策,这就首先要按步骤进行考虑。”他认为:“第一步要求敌我双方力量平衡化,然后进一步才能压倒对方。”在实现临中与非委双方力量对比变化中,他认为:“首先是削弱对方力量(不管采取甚么方法都可以,任务是使对方力量逐渐削弱与降低,这就意味着临中力量增大。”因此他主张“用尽一切力量打击对方,然后临中才能站住脚跟,进一步消灭非委。”根据这个理论,他们拟定下一个残酷斗争的作战计划:“原则是大幅度消灭非委力量(党与群众组织的力量)。应该为目的不择手段,越快越好,越彻底越好!这就是目前压倒一切的任务。”

3.残斗方略  临中认为:如果按照正常工作途径,双方自由竞赛去获得双方力量平衡,这就是绝对办不到的,也是毫无希望的。因此只有通过采取一种特殊方法才能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这就是掀起大规模的残酷斗争高潮,才能把非委组织给以完全歼灭与彻底歼灭,把他们收拾干净!才是一劳永逸的做法。

关于消灭非委实际措施,临中提出了许多毒辣的办法。首先是利用南京的强大军警特务力量,对党内进行斗争,比较省力。办法是秘密向南京联系,提供情报,借南京敌方力量来消灭党内敌人。这样做法,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在蒋介石政权以外的地方,同理也可以运用上述办法向各地方军阀(冯、阎、张、粤、桂等军阀)秘密联系,也可以通过国民党各派系、各工贼、各反省院份子,第三党等,假藉他们之手,实行对非委进行围剿。这个方略,临中称之为“杀人不见血”。于上项办法外,为了扩大战果,临中认为应组织地下武装力量,实行恐怖手段,就是说临中如果认为必要时也可以采取直接行动,消灭非委组织与个人。理由是临中对非委内部比较了解,在行动时也比较便利了。

上述计划已定,便用全力去争取实现计划,限期完成。经过充分设计与筹备以后,临中自书记向忠发起,全体动员,去贯彻工作。首先从上海地区非委组织着手破坏,取得相当经验后,再行在全国推广。其次是在北方非委集中地——北京、天津、青岛、东北、内蒙等处,从事大规模破坏北方非委的组织活动,掀起了一个毁党高潮。临中号召在残斗工作过程中,必须用全力造成强大的宣传攻势,同时采取无情打击的组织手段。

4.宣传攻势  在实施残酷斗争计划中,临中规定全力造成强大的宣传攻势,宣传攻势主要内容是一大堆杂乱无章的行动口号,包括:“绝对服从国际路线”,“右倾是主要危险”,“反对严重右倾和一贯右倾”,“反对富农路线”,“反对中间阶层”,“反红军军阀作风”,“反枪杆子主义”,“做驯服工具”,“更加布尔什维克化”(在东大二十八布基础上)等等。临中运用谣言攻势,不惜诬赖栽赃,颠倒历史事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旨在把“异己份子”打成“反革命、反党、反苏、反共、反国际”,“特务份子”、“托派”、“日本汉奸”等等(见一九三一年一月二十六日开除中委决议)。

在发动宣传攻势时,临中是在党内刊物上连篇累牍,刊载又长又臭,毫无事实根据的文章,用谣言攻势制造党内舆论。王明为此单独刊行一种小册子在党内党外大量发行。又用各种形式公开党内斗争内幕,在群众中大肆宣扬,不惜把党的机密泄露出去,予敌方以可乘之机。临中同时派人到北方、南方、各省市召开党内斗争宣传会议,刘亲到华北参加北方会议,又到东北召集同样会议,大张旗鼓,大扬声势,大造舆论。

非委成立以后,临中即放出多种毒氛以掩饰他们自己的罪行。用大量空洞无内容的文章说非委是反马列主义、反国际路线。说非委反对临中即反党、分裂党。又随便把叛党、特务、反苏区、反红军、托派等等强加在别人头上。按他们的判断,如果有一于此,便是罪该万死!满门抄斩,家属联坐!临中群丑们深深懂得,谎话多遍变成真理,“众口烁金”、“积非胜是”的官僚哲学,所以认为谣言诐词可以从心所欲,解决一切问题。他们在组织手段处理方面对党内不同己见的人强调“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不讲客气”,“不要手软”,“一不做、二不休”,“彻底肃清”,“肉体消灭”等精神来创造残酷斗争高潮!

5.无情打击  继此之后,对党员同志就是实行无情打击,主要是采取组织手段,对于六大中央委员,原则上规定凡属参加非委各级组织者,一律开除党籍,不得申诉。临中事先作成黑名单一份,罗列反对四中全会中委及地方干部共三百余人,分批采取组织处理,一律开除党籍(刘建议永远开除),但对外不公开。后因参加非委反对四中全会人数过多,处理不胜其繁,规定凡参加非委中央及地方基层非常委员会人员,一律自动失去党籍,作为“锄奸”对象。

临中又决定对于采取组织手段处理者一律视同敌人,得进一步采取特务手段消灭之。所称特务手段,包括查抄、秘密逮捕、暗杀、向敌告密、狱中派人指证等等方式机动执行。这样,全党在无情打击不断发展中,闹得人人自危,一夕数惊,加上国民党白色恐怖交织起来,于是引起肃反扩大化,特务人员到处兴风作浪,深文周纳,故入人罪。这样造成屠杀遍地,冤狱充满,暗无天日!

6.残酷斗争事例与过程  残斗方式可分为隐藏与公开两种方式进行。前者是不出头露面,由特务人员暗中策划,从事政治陷害,栽赃架诬等,其中最有效的方式主要是借刀杀人,如向反动政治官方告密,此种方式诡谲多端,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藉此消灭异己,歼灭他派组织力量。但有时又采取公开与秘密两种方式混合运用。总说一句,就是不拘一式,为目的不择手段!

上次花园会议虽然奸宄落魄,当时不敢公然逞凶,但从石路宾馆对话却机锋毕露。由此并可以见到四中全会临时中央在东方部指使下,其隐藏的杀机是随时可以爆发的。为了对付非常委员会起见,他们经过密室策划,随即见诸实际行动,于是党内残酷斗争在全党范围内开展起来。这个以米夫为领导,发动全国范围党内大规模一系列的残酷斗争延长达五年以上!临时中央残斗过程始于王明告密,中间经过上海龙华惨案,临时中央书记向忠发等倾巢投敌,中共南北方惨案,临中推动全国反省高潮等具体事例。这些案件大都由米夫所属临时中央设计导演,幕后策动,其具体执行者主要为王博集团向忠发等。这样上下配合,残酷斗争遂蔓延全党与全国,造成不堪收拾的局面。后来竟使全党白区组织瓦解,丧失百分之百,苏区损兵失地百分之九十五,被迫长征。最后米夫本人亦告败亡!

二、一马当先,王明告密

关于王博集团对军警告密渊源颇远,非一朝一夕使然。先是潘闻宥在上海被捕,潘是东大学生,回国后任向忠发秘书,经常代写文章刊在《红旗》发表,向因此自诩为东方革命理论大师,对潘十分重用。潘后即投敌,尽力追捕党内“异己”同志,向忠发暗自得计,深秘其事。随后王明亦被拘,向工部局警长把《红旗》办公处向敌告密,以求宽释。时李求实因住在《红旗》报机关,敌警按地址搜查时,李几被捕,幸机警得脱险,出外暂避,红旗报因此搬迁。当时王向敌方吹嘘自己身份,愿报效自牍,敌方允许,并由王向捕房保证以后继续效劳报答。

王明告密事违反党章第二十六条规定,理应开除党籍。但向忠发奉令严守秘密,禁止传播。后李求实在江苏省委谈到此事,党内传播不胫而走,同志大哗,各支部纷纷提出建议,要求严肃处理,按党章应开除党籍。王明恐慌万状,急电东方部求解救,东方部来电诿称候查明处理,其实是藉此推拖过去。后来米夫亲来上海,坚持国际有令,应从轻处理,问题遂无限期拖延下去,久悬不决,四中全会遂以不了了之。王明志得意满,益肆无忌惮。四中全会前,王明博古二人到中央全总工作,全总亦发生警讯,工作同志对二人均感不安,随后便发生中外震惊的龙华惨案。

 




(溪流出版社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