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四中全会篡党之一幕

 

《罗章龙回忆录》书摘(四中全会篡党之一幕):四中全会是罗章龙革命生涯的转折点,因为反对四中全会及其违规选举出的王明、博古的临时中央,以罗章龙为首的部分党内人士成立了中共中央非常委员会。这次党内斗争最终导致龙华惨案,大部分非常委员会成员被临时中央假国民党之手除掉或被中共的锄奸队灭杀。鲁迅的《为了忘却的纪念》即是为龙华惨案而作。罗章龙在《罗章龙回忆录》中谈中共六届四中全会:

 

四中全会篡党之一幕

 

一九三一年初,上距中共“六大会”已历三年之久,在此漫长的岁月中,瞿秋白、李立三、向忠发先后所执行的错误路线,对中共与革命造成空前惨重的浩大损失。这样,全党同志是迫切要求召开全国代表大会,解决当前一切重大革命问题的。当时中共中央工委、全总党团及多数“六大”中委通过多次向国际方面申述此项意见,这原来是极合理的建议,但是当时别有用心的人心怀叵测,从中阻挠破坏,致使向李错误路线向前泛滥,江河日下,造成全党的重大灾难!直到一九三一年迫于形势需要,本应召开全国性第七次代表会议,但他们明知故昧,仍加以顽抗。

一、瞿秋白的心病  所谓别有用心的人,主要是指东方部的米夫与瞿秋白等宗派集团,他们各怀鬼胎,都感到召开“七大”是对于他们自己不利的,因此瞿秋白等在三中全会结束后,方自庆幸,认为绝处逢生,临头灾祸总算滑脱过去了,从今以后如果拖延时日,仍可改头换面,重整旗鼓,卷土重来!所以他主张维持现状,不退也不进,反对任何改革建议。这是瞿秋白等人的心病,所以他们为了保全自己的派别利益起见,也不赞成召开广泛性代表会议,而附和米夫所主持的四中全会。

二、米夫的所谓国际路线  至于米夫却另有诡计,他多年以来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想培植王、博一伙为其爪牙,但他们亦深深知道通过群众党大会的途径是决不能把王、博等哄抬出来,所以对紧急会议的主张也是极端反对的。米夫的策略是通过上层勾结,利用少数非中委的宗派讨价还价,虚张声势,才能把王、博等推拥上台。为了实现违反党章,名实不符的中委会议,为了为四中全会开辟道路起见,当时米夫等发动大规模的宣传攻势,力图在党内造成下面种种错觉:其一,将中国革命与东方部联系一致,即认革命只属于国际东方部代表,视二者为不可分离的统一体。其次,将米夫与王、博等视为代表国际路线的化身,由此得出结论:谁反对米夫与王、博即为反对国际路线,即为反革命。与此同时造成另一种错觉,就是说今日以前中国全党领导都无一人懂得马列主义革命理论,所以工作一贯右倾,一贯错误,一贯反国际路线,都是冒牌的马列主义,只有东方部几个人才是真传的马列主义。又由此得出结论,只有撤换党的旧领导代以新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中国革命才有出路,才能成功!

如所周知:关于国际路线问题,瞿、李集团素以左倾〔派〕自命,并自以为过去已在国际备案获得左派专利权,因此他们每人都贴上一个左派商标,指斥反对他的人一律都是右派。王、博一伙看中这个商标对于党内斗争有意想不到的效力,所以首先是向国际方面把瞿、李集团的专利权一手夺过去,同时采取占据左方高地战术,居高临下,向一切非本宗派的人开火。这种火上添油的左的竞赛,他们奉为国际路线,东方部视为百分之百的马列主义。通过上述宣传攻势取得成效后,于是米夫便进一步策动自上而下改组全党,一举而攫取党、工会、军队等方面的全部权力,采用宗派组织路线建立自己宗派独裁的反革命理论。

三、米夫炮制四中全会方案的过程  米夫考虑到迅即召开御用性质的四中全会,乃是直截了当的有效办法,于是他藉召开“七大会”条件尚未成熟,紧急会议对他本人说来更无把握可操胜算,所以积极筹备四中全会。

当时中央工委与全总党团负责诸中委,估计召开七次大会阻力很大,目前难以实现,于是退一步倡议召开紧急会议以应急需,并可由此击退米夫的诡计,于是向国际提出召开紧急会议,以补救宗派性的三中全会。并建议紧急会议有广泛性代表,特别是工农代表参加。充分讨论党与革命诸根本路线策略等问题,藉以挽救党与革命的危机。中央工委与全总党团所倡议召开紧急会议对于米夫极为不利,米夫是坚持破坏的。因为如果召开紧急会议,则由于王、博根本未参加过国内革命斗争,在会议上必然全局失败,难逞私图,所以米夫一伙坚决反对紧急会议,不惜采取一切手段破坏紧急会议。向忠发及其一伙自觉以前追随瞿、李犯有严重错误与罪行,在群众中威信破产,所以想向米夫讨好,立功赎罪。乃向米夫进言,主张维持三中全会门面,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同意召开紧急会议的办法。但米夫此时却不是这样想法,他认为三中全会虽然允许自己势力进入中央,但本派原定计划并未完全实现,因此乘机进一步反对三中全会,认为是调和路线。于是米夫、王、博继续攻击瞿向等,要他们从中央退出,把中央全部权力交出来,用米夫自己的话,就是“一锅端”。当时米夫的主要行动方略是采取分划〔化〕办法,从瞿李集团内把向忠发、胡均和、徐锡根、◇◇◇等拉到自己方面来,藉以摧毁瞿、李最后阵地,于是瞿秋白原定掩护退却计划遭到挫败。瞿见大势已去,乃改为对王、博逢迎投降。不过瞿深知本人不能有所作为,乃令向忠发、胡均和等出头对王、博递劝进表,藉以保存一部分实力。

四、“六大”多数中委对米夫提出警告,反对召开四中全会  当米夫藉口召开“七大”没有条件,已决定召开四中全会时,“六大”极大多数中央委员又向东方部提出合理建议说:“如果为客观条件所限制而举行四中全会,那么四中全会只能遵守党章行事,即主要由‘六大’中委组成,而不能由非中委参加作主体。再则四中全会既非全国性大会,也就根本无权改选中央委员及中央领导机构,否则便是违反党章,属于篡逆行动了。”这个主张本是合理的,而且是维护党的组织与纪律,人所共喻的办法。但是米夫得信后感到进退为难。他明知道违反党章是全体党员所不容许,如遵守党章办事,他的政变计划便无从实现。最后他利令智昏,不顾一切,硬着头皮、赤膊上阵,甘心与全党为敌了。他乃决定以闪击方式举行御用会议,实行篡党阴谋计划。

五、四中全会违法行为及其破裂  通观四中全会的特点是包办代替,指派代表根本不通过选举,以便操纵一切。米夫在导演四中全会的丑剧中,为了在四中全会撑持门面起见,在会议前他纠合了个别旧中委如向忠发等工贼败类份子作为招牌以资点缀,这是他们施行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手法。其次是把东大“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王明、博古等十余人引进会场,作为临时代表,滥竽充数。这些人既不是“六大”中委,又未参加过革命实践斗争,只不过是东方部的“自己人”。但是即使这样做,估计还不能“足额”,于是又邀请几个政治掮客如◇◇◇等摇旗呐喊,做跑龙套。四中全会上,米夫、王、博集团方面代表十三人,国际代表三人,有王明、博古、张闻天、王家祥、沈泽民、夏曦、向忠发、瞿秋白、◇◇◇、顾顺章、胡均和等十多名,其中“六大”中委是很少的。米夫布置已定,觉得这样的场面,未免太不像话了,于是在万分不愿意的情况下,在开会前半小时勉强通知“六大”中央委员老史、文虎等二十六人出席会议。这些代表包括中共“六大”中央委员为主,以及中央工委、苏准会、全总中央机构的负责人,其姓名如下:史文彬、罗章龙、何孟雄、林育南、肖道德、张昆弟、袁乃祥、李求实、徐兰芝、沈先定、王凤飞、陈郁、王仲一、张金保等二十六人。(出席四中全会反对王明者有:罗章龙、史文彬、林育南、何孟雄、李求实、肖道德、张昆弟、袁乃祥、徐兰芝、沈先定、王凤飞、陈郁、王仲一、张金保、吴雨铭、徐渭珊、谭寿林、王克全、唐宏锦、余飞等二十六人。)

就上述出席四中全会代表成员加以分析,从出席人数数量与表决权计算,米夫方面均占少数,中央工委与全总方面占绝大多数,而且他们极大多数本身是产业工人或长期从事工会运动的领导者。米夫、王、博方面代表占少数,而且本身都是东大支部份子再加上几个一般机关工作吏员,长期脱离革命实践的游离份子,新型政治骗子等等。正因为这样,米夫明知要在会场通过有利于自己的决议,即通过合法程序取得多数,获取胜利,实现篡党夺权是丝毫无希望了!因此只有采用独裁方式,特务手段,操纵会议。特别是采用闪击式的袭击方式,用特务包围会场,制造恐怖气氛,使会议草草进行。四中全会的议事日程很简单,一是国际代表报告,二是选举中央机构。国际代表米夫出席负责实际领导会场,制定议事日程,起草决议,掌握会场发言,进行选举发决等重要工作,并在会上滥用否决权。主要出席人员,不是中委,但均有表决权。

在四中全会开始时,米夫首先宣布开会,会议按预先所拟定的议事日程进行。首由国际代表作政治报告,着重批判右倾思想,要求执行国际路线,强调彻底改造党的领导机构,成立布尔什维克化的中央机构。报告完毕,进行讨论。会上大多数代表对米夫报告深感失望,对王、博的篡党计划,代表们发言踊跃,认为违法乱纪,荒谬绝伦,抨击不遗余力,慷慨激昂,全场一片火热!最后由米夫起立宣布进行选举,提名王明、博古等名字,说明国际全力支持他们的决心。座中诸同志不耐,以脚擦地板,会场上一片嘘声四起,登时秩序紊乱。史文彬首先起立,代表今天出席的中委等二十六人声明选举不合手续,会议应即停开,宣告会议决裂。于是代表群起集体退席,走出会场。于是四中全会一幕滑稽丑戏暂告闭幕,腾笑中外,贻讥全党!

当时出席四中全会绝大多数“六大”中央委员以及中央工委、全总党团主要负责干部,江苏省委代表,全国苏准会代表,北方区委代表,上海总工会、全国铁总、海总领导工作干部一致表示坚决反对四中全会,随同文虎与史文彬等退出会场,以实际行动抗议米夫代表东方部的一切篡党行为。史文彬在会上讲话,强调指出四中全会是违反党章与党的纪律的。他说:“中共党章曾经明白规定:全国代表大会选出中央执行委员会,为中共最高领导中央机构。全国大会以外任何会议或机构不能产生中央领导机构,否则视为非法,违反党章的行动。中共虽然是共产国际支部,但共产国际应尊重中共党章,不得随意任命本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以外之个人担任中央领导成员,这也是人所共晓的道理。以上是全党党员共同遵守的原则,不得有例外,如果中共全党认为有需要改组中央领导,必须召集全国代表会议以解决之。”史的发言,简单扼要,斩钉截铁,闻者欢呼信服。

四中全会开会自上午八点半到十一点半,由于多数出席人坚决反对,被大伙吵闹散场了。原来米夫采用闪击式开会也只是为了挂出临时中央的牌子,完成一个提名王明等人加入中央的形式,因此会上更没有通过任何决议和文件。如果有什么文件的话,都是后来米、王集团事后编造自欺欺人罢了,实在不值得一提。

(注)据盛岳著《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284页,注文引云:米夫一个通知全会立即召开,尽早开完散会,这次会只开了四、五个小时,全会只能对一些已执行的事实履行批准手续,使得反对派(文虎)没有机会准备和在会上提出他们的意见。

六、临时中央的犯罪行为  在出席四中全会多数中委退出会场以后,米夫事后公布改组“六大”中央委员会,米夫以加强中央领导为名,命令提命加选王明、博古、张闻天、王家祥为中央委员,夏曦、汪盛荻(汪浩)、陈昌浩、沈泽民为候补中央委员,王明、博古等为政治局委员。四中全会临时中央分工如下:书记向忠发,少共书记胡均和,宣传部张闻天,组织部王家祥,妇女部孟庆树,江苏省委书记王明(兼)。四中全会的特色是未经中委及党代表会,由米夫、王、博集团等实行自我选举。四中全会僭组中央初称正式中央,因受非委严厉指责,乃改名临时中央,外间则称假中央。中央之外,各省也仿照中央办法改组,如法炮制,在各地成立临时性的永久组织。

又“六大会”时曾成立中央监察委员会,由史文彬任主席。因史为人梗直,瞿、向、李曾横加阻挠,中央监委会遂久不集会,形同虚设,四中全会正式取消监察委员会。

临时中央决定给予瞿秋白停止工作处分。向忠发名义上是书记,实际仍过其傀儡生活。李立三死党若干人分别停止工作。

四中全会临时中央主要干部以东大支部所谓“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为骨干,主要为下列各人:王明、博古、张闻天、王家祥、沈泽民、夏曦、陈昌浩、汪盛荻、王云程、杨尚昆、何子述、孟庆树、殷鉴、张琴秋、陈原道、朱阿根、朱子纯、何克全、肖特甫、李竹声、李元杰、盛忠亮(岳)、孙济民、宋泮民、杜作祥、王保礼、王盛荣、袁家庸、加徐以新半个,合计为二十八个半。上述诸人均分布中央或地方担任重要职务,除王、博、张、王任中央要职以外,如沈泽民派往湖北省委,夏曦任湘鄂西区书记,陈昌浩任四方面军政委,汪盛荻任江苏省委委员兼宣传部长,李亚克任河北省委书记,于芝生任天津市委书记。米夫亲自提出排斥异己的组织路线与干部任用标准,更规定对非宗派人员如“六大”所选中委等一律拒绝分配到重要部门工作。后来更进入苏区同样进行反右倾,反富农路线,排斥苏区革命干部的领导地位,杀气腾腾,短兵相接进行残杀同志的斗争。

(注)当时东大支部还有下列各人:李耿、潘闻宥(问友)、王忆子、于芝生、宋明诗、费侠、王琳英、刘明仙、周曼卿、李亚克、湘农、高其度、李沛泽。还有李剑如、李伯钊(女)、陈铁争(孔原)、傅继荣、孙冶方、郭绍棠、王舟之、章汉夫、陆定一、唐虞、竺廷章、朱盘盟、高文华、王备、杜廷、沈欢满、恽玉堂等,但他们大多数是反对四中全会的。

 




(溪流出版社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