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大学的名片――我的人才理念与实践》 自序
新华社于1981年8月21日,曾向全国发出过一条十分引人注目的通稿:48岁的刘道玉被国务院任命为武汉大学校长,这是我国解放后自己培养的大学生中第一位担任重点大学校长的人,也是我国高等院校中最年轻的一位校长。

时值三伏酷暑,这则消息就像炎热的盛夏一样,显得有些火辣辣的味道。无疑,我被逼到了火炉上烧烤,虽然我不愿意做官,但我已没有退路了。尽管我对这个任命采取了十分低的姿态,但说实在的,当初我心里还是有点胆怯的。论年龄尚不到“天命之年”,论职称我仅仅是个讲师,月薪只有65元。在教授林立、藏龙卧虎的重点老校,这无疑是一种“倒置型”的领导结构。我内心里思忖着:我能领导好这所重点老校吗?我清楚自己不利的条件,但是光想这些不利因素又有何用呢?于是,我换了一种思维方式,不如想想自己的长处,兴许还能鼓舞自己的勇气。我出身在农村,不怕吃苦,能像牛一样没日没夜地干活;我不想做官,不怕丢掉乌纱帽,对自己认定的事敢作敢为;我崇尚创新,励志改革,敢于走新路;我在教育部担任过高教司司长,比较熟悉高等教育学、教育政策和教育规律。于是,我增强了信心,怀着振兴武汉大学的抱负开始履行一个大学校长的职责。

我心里十分清楚,虽说我只是一个讲师,但是一个校长的威信和成功与否,是靠他的领导、组织和管理能力,是靠他的决策和创新能力,是靠他独特的办学理念,而不是他的职称、学衔和专业知识。所以,从履行校长职务之始,我就钻研古今中外教育名著,学习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大学办学经验,深入教学与科研第一线,勇于改革探索,总结广大教师和学生在教育改革中首创的经验,亲自抓典型,以点代面,指导全校教育改革一环扣一环地深入发展。

从大量的教育改革实践中,我逐步总结出了自己的教育观、人才观和学生工作观。我的教育观是:教育是国家的一项公益事业,它的任务是向社会输送高质量的公共产品——合格人才,为未来社会发展储备新理论、新思想。教学、科学研究和服务社会是大学的三项基本任务,教学领域的改革始终是学校各项改革的中心环节,实施创造教育是大学的最高目标,并按此要求全面改革不适应的教学制度、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提高教师的素质,以适应新形势的要求。我的人才观是:尊重学生的志趣,维护学生的选择权,保护学生的个性,坚持德、智、技、群、体、美六育并重,培养多功能性的创造型人才;育才不“愚”才,爱才不“碍”才,求才不“囚”才,敢于保护有争议的人才。我的学生工作观是:学生是学校的主体,是学校的名片,学校的一切工作都必须以学生成才为出发点,他们既是学校的服务对象又是依靠对象,既是学生又是先生,既是教学改革的参与者又是教学改革效果的实践检验者。

既然学生是大学的名片,那么作为一校之长,就要十分珍惜这张“名片”,千方百计地精心制作这张“名片”。为此,在我任副校长和校长的长达15年期间,围绕着学生的成才这个中心,我花费了许多心血。我热爱学生,关心学生,参加他们组织的各种活动,与他们通信、对话,与他们交朋友。我认为,这样做是使我思想不至于僵化的主要原因,是激励我改革、开拓和创新的动力。

为了保持我与学生之间交流渠道的畅通,我曾对校长办公室约法三章:凡是学生写给我的信件或建议,不得扣压;凡是学生提出的要求,只要是合理的,必须件件落实,不得拖延;凡是学生要求见校长的,不得挡驾,尽可能做出安排,因为接待学生始终是一个校长应尽之责。除了在办公室、家里会见学生以外,任何一位希望向我倾诉的学生,都可以在我上班的路上等候我,我会认真地边走边听取他们的意见或者另外约定时间解答他们提出的各种问题。

那时有一句时髦的词汇叫“代沟”,即不同年龄段的人与人之间存在的思想观念差异。我感到十分高兴,我和大学生们不仅没有代沟,而且我们都成了朋友,甚至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至今仍然是我的忘年交朋友。在我任职期间,虽然我在学生成才方面花费了很多精力,但围绕着爱才、育才、发现人才、不拘一格选人才、保护有才华的学生等方面,也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这是我教育生涯中最主要的内容,是我人才理念的反映,也是我的一笔精神财富。

自从1992年,我就有意总结这一方面所经历的事情,并建立了一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卷宗,以收集部分学生在校学习经验和走上社会后与我的通信以及他们的成功事迹。这是一件十分细致的工作,由于许多学生工作经常变动,通信也几度中断,后来又由于我的身体原因,所以一晃10多年过去了,我的夙愿未能实现。

近年以来,教育界的一些朋友,也包括我的不少学生也向我提出建议,希望我把过去改革中的一些经验总结出来,这是很有价值的,即使在今天对于我国大学的教育改革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基于这些因素,我于2004年3月开始着手这本书的撰写,所幸的是得到了许多学生们的关心与支持。关于书名问题,我曾经提出过许多名字,并且与包括易中天教授在内的不少学生进行了讨论,但都觉得不满意。一次我在散步时,突然想到“大学的名片”这个名字,我感到很兴奋,它既形象又揭示了问题的本质。我马上用电子邮件发给易中天教授征求他的意见,他立即回复说:“好,就是这个名字。”于是书名就这样确定了。

在《大学的名片》中,围绕着我的人才理念与实践,总共写了28个故事。从体裁上,基本上是一事一议,一个故事反映出我的一个人才理念与实践。为什么恰巧是28个呢?总的来说是受到篇幅的限制,当然也不是说不可以多几个或者少几个,只是我对28这个数字情有独钟,这是因为我国古代把天空分为三垣和二十八宿。所以,28个故事就是天空中的二十八宿星,这个比拟无疑是很有象征意义的。

在我主政武汉大学期间,毕业的各类学生计有数万人,其中优秀的学生是不计其数的。但是,收入到本书中的毕业生只是与我关系比较密切的极少数人,我所记述的不仅仅是他们成功的事业,而更强调的是人才理念、人间真情、改革创新和每个人成才所必须的矢志不移的奋斗精神。

由于我接触有限,或者缺乏资料,或者失去联系,或者有些人的特殊身份不便撰写,所以收入到本书的杰出人才只是凤毛麟角。对于未能写入本书的许许多多的成功的毕业生和杰出的人才,我谨表示歉意!即使本书没有写到他们,他们依然是武汉大学的“名片”,是母校的光荣与骄傲,他们的业绩都会载入校史的!

在写作的过程中,我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力求恢复历史的原貌。为了准确无误,我请有关的当事人帮助我回忆当时具体事件的细节,或提供了背景资料,稿子写好后,我又将文稿用电子邮件或信函发给他们审查和修改,尊重他们应享有的权利。

当我着手写作这本书的时候,也有少数学生主动赐稿,回忆我们师生之间的情谊,其情可嘉。为了保持他们的文章风格和尊重他们的知识产权,在征得他们的同意后,特把他们的文章或诗歌作为附录一并出版。所以,本书实际上是包括两部分:一是我写的28篇文章,约20万字;另一部分是附录,是7个学生写的7篇文章或诗歌,2万多字。由于受到体裁和篇幅的限制,还有几位学生写的稿子未能在附录中收入,除了表示歉意之外,拟在将来以其它的形式予以弥补。

为了阅读方便,我把28篇文章分为三部分:第一篇人才难得,第二篇改革创新,第三篇情意无价。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划分只是相对的,实际上人才、改革创新和以爱心为基础的情意是贯穿于各篇文章之中的。我之所以作如此划分,只是想突出每篇文章的重点,同时也是为了让读者一目了然,为他们有选择地阅读提供方便。在每篇文章中,插排了部分历史的或现在的照片,使读者对我们师生增加一些形象的了解。

本书虽然是叙述往事,但往事不如烟,即使是在今天它仍然可以使人们从中受到启迪。如是也,则实现了我的初衷,我也将感到最大的欣慰了。



作者谨识
2005年12月10日于寒宬斋
(溪流出版社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