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大学的名片――我的人才理念与实践》后记
在着手撰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清理了自己保存的大量文稿、信件和笔记本。其中,我发现了一个黄色16开的抄本,在扉页上横着写了“优秀人才资料”的标题,下方用毛笔竖着写了“十年心血,十年果实”8个大字,落款是1990年元月1日。在抄本内,记录了142个优秀毕业生的名单,如、王建国、汤敏、黄正东、黄丹涵、唐异明、高伐林、方方、李晓明、邓晓芒、郭齐勇、张国雄、胡存仁、秦海鹰、李国胜、徐传毅、张汉涛、杨志保、于刚、范波涛、杨志……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解放思想的导向下,出现了人才辈出的大好形势。我正是这个时候出任武汉大学校长的,任职期间毕业了数万名学生,其中许多都是优秀人才。我的初衷是想跟踪其中的部分杰出的人才,所以才专门用一个抄本,记录他们在校的学习情况,毕业以后学习、创业的经历和成就,以及我们之间的情谊。这是一件巨大的工程,不仅需要连续、持久地跟踪,而且还需要细致地、科学地归纳和分析,希望从中找出某些人才成长的规律。在这个基础上,准备选择100个人,准备编撰出《百年树人》集锦。

虽然10多年过去了,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有完成这项调查研究工作,主要是这些已经毕业的学生,分散在国内外许许多多单位,他们的学习和工作单位经常变更,一旦联系中断就无法再跟踪了。所以,记载在我的那个“优秀人才资料”本中的材料残缺不全,当然也就不能从统计学上作归纳和分析了。也许,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调查研究工作,但是应当由专门的课题研究组来进行,必须有研究人员、经费和办公室等条件的保证,绝非是一个年老体弱的人力所能及的。

但是,对于完成这样一件工作,我依然心向往之,不能割舍我与那些在珞珈山上共同度过火红改革岁月的学生们,以及我与他们之间的情谊和成才的故事。于是,我缩小了研究与写作计划,把目标集中到20到30个学生的调查研究上,只准备写单个人的成才故事,放弃从横向和纵向上进行归纳和分析人才成长的规律的初衷。

这项工作是从2001年5月开始的,我先后发出了50封调查信件,希望这些学生们根据调查提纲,为我提供必要的资料。这的确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大约经过了三年的努力,我才收集到必要的资料。从2004年3月开始,我正式着手撰写《我与大学生们的故事》一书,后来经过与众多的学生们讨论,最后把书名正式定为《大学的名片——我的人才理念与实践》。

由于我9年前患了脑中风症,留有右手书写颤抖的后遗症。这就迫使我必须学习用电脑写作,同时我也学会了使用电子邮件的方法。这样我与学生们的联系就便捷多了,他们为我的写作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材料。例如,《中国青年报》谢湘不仅为我写作提供了数万字的原始资料,而且还把她们姊妹与母亲的家书——《慕兰家书》(上下卷)送给我,使我获益颇多。

每写完一篇稿子,我都会把文章用电子邮件或邮寄的方式送达本人修改,有的甚至多次修改。例如,美国法摩康公司总裁王小村对他的稿子斟酌修改了4次。在附录中,李为写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我所了解的武大前校长刘道玉先生》一文,她是用尽了心力来写的,文成后我们通过邮件先后修改了5次。

因此,当本书脱稿时,我要向所有为我写作提供材料、照片和文稿修改的校友们表示衷心地感谢!没有他们的帮助,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完成这本书的撰写的。

最后,我要真诚地感谢美国溪流出版社总编辑曾芸女士,她是图书馆学系78级的学生,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学生,而且还是校学生会的干部。可是,她毕业后我一直不知道她在哪里工作,是李为的那篇文章把我们师生联系上了。今年5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曾芸从美国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读了李为文章的感想。从此,我与她的联系就多了起来,本书正是在她的协助下才得以在美国用中文出版的。因此,当拙著付梓之时,我要向她表示真诚的感谢!

刘道玉
2005年12月10日于中国武昌珞珈山
(溪流出版社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