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2005年4月12日22:29:39(京港台时间)
黎辛:贺敬之拯救大批作家诗人功不可没──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四



(原题《我见证:贾植芳的不实之词》)(chinesenewsnet.com)

【多维编者按:发生于整整半个世纪之前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是中国当代史上重要事件,平反过程分外艰难曲折。围绕其平反内情,复旦大学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名誉会长贾植芳,前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文化部代部长贺敬之,前中国文联副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黎辛,以及胡风的女儿晓风等,先后撰文回忆真相,批评、答辩。(chinesenewsnet.com)

今天刊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黎辛的文章,说:历史证明贺敬之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彻底平反,拯救了一大批作家、诗人,功不可没。明天将刊出胡风的女儿晓风关于澄清有关历史的文章。】(chinesenewsnet.com)

读《随笔》杂志2004年第4期贾植芳先生的《晓风着〈虽九死其犹未悔――我的父亲胡风〉序》,感到惊异。贾先生说什么晓风告诉他,胡风向一位“七月派”诗人的官员提出,“过去他在狱中被迫承认的所谓‘政治历史问题,是冤枉的’,能否再澄清一下?”可是这位官员一口回绝了,还说什么这些历史,我们通过‘内查外调’,都已经查清是确凿无疑的,没有查清的必要了。这对胡风来说是沉重的一击!”贾先生还说“当年梅志、晓风他们在心理上的恐怖之下,没有向我透露,事后我经多方打听,才证实了此人就是当时主管文化出版的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贺敬之。”还说1954年“他只是文化部的一个小处长,没想到后来官运亨通,听说1989年之后还当过中宣部的代部长,可谓红极一时了。”等等。(chinesenewsnet.com)

贾先生上面的谈话没有时间、地点与“多方打听”的相关的人,我感到迷惑。对他不符事实的说法,正想写点意见与他商酌;不久又看到贾先生在《随笔》第6期发表的《致杜渐坤》的信,说他“文章中涉及贺敬之先生的地方,的确来自道听途说”,而且说:“如果我不说,恐怕就永远没有澄清的一天。我决心在那个文章中说出我所知道的事情,正是因为存了这样一份历史责任感在心里。”他的话也使我感到有一份历史责任感,有必要写出我所知道的情况,以澄清贾先生的不实之词。因为他说的贺敬之先生的情况与我所知道的完全不同,如果我现在置之不理,以后可能更难澄清了。(chinesenewsnet.com)

一、贺敬之也是胡风案件的受害者(chinesenewsnet.com)

1955年6月16日晚,周扬同志让刘白羽同志“锻炼、锻炼”,带公安部的同志抄胡风先生的家。17日公安部将胡风逮捕,从胡风家里抄出胡风的日记与许多人写给胡风的信件和文字材料,中央宣传部派了约十人到公安部帮助阅读,我也是其中之一。(chinesenewsnet.com)

胡风案件,当时由中央肃反领导五人(后改为十人)小组处理,办公室设在公安部。1955年,我在中宣部工作,被派到中央肃反五人小组帮助看过几个月的材料。当时在胡风家里搜出相关的人给胡风写的信件,均由写信人所在单位抄回去使用。中国戏剧家协会抄回去一封贺敬之写给胡风的信,当作“严重问题”,马上将贺敬之“隔离”在剧协批斗,要他交代与胡风的关系,揭发胡风的罪行。我始终未见贺敬之对胡风有什么揭发。我想贺敬之既不知自己的问题是怎么“内查外调”的,更不知道胡风的问题是怎么“内查外调”的。(chinesenewsnet.com)

还有,1957年反右派和1959反右倾运动中,又对贺敬之进行了批判,又再次触及他与胡风关系的问题。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这个问题更被作为他执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和与“反革命分子”关系密切的严重罪行之一,在被冲击和被关押期间,反覆受到审问和批斗。(chinesenewsnet.com)

二、贺敬之参加了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平反工作,但对保留胡风的“政治历史问题”却不知情(chinesenewsnet.com)

1980年7月,贺敬之经过一连串此起彼伏,此伏彼起的风暴的冲击之后,忽然从文化部调到中央宣传部任副部长,正赶上党中央对胡风案件进行复查。中央责成公安部等政法部门处理对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罪行进行复查,同时责成中宣部对此案涉及的文艺理论问题进行复查,并要求中宣部代中央拟出为胡案平反的通知。中宣部指定由贺敬之承办。贺敬之当即召集文艺局与干部局的同志,学习与研究了中央书记处书记胡乔木的指示,代拟了《通知》草稿。贺敬之说稿子送中央改动很大,但除去增加了与公安部复查报告相呼应的关于胡风政治历史问题有所保留的文字以外,其它内容的基本精神没有大的变动。这就是贺敬之初步争取到的:在政治上明确地为所谓的“胡风反革命集团”和“胡风反革命分子”平反;文艺上否定了胡风《三十万言书》及其它文艺言论的反党性质,改为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组织上否定了“反党、反革命集团”,改为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小集团性、宗派性的表现”。(chinesenewsnet.com)

后来在中央书记处的会议上经过讨论通过,于1980年9月16日发布(1980)76号文件。《通知》中对胡风的政治历史问题,结论为“胡风在1922年参加过共青团,1925年冬自动退团,1927年至1928年,胡风在国民党省党部和剿共军中担任过反动职务,写过《反共宣传大纲》等反动文章(本人长期未做交代),属于政治历史问题。”但“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而且说:“胡风等少数同志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chinesenewsnet.com)

76号文件为胡风与胡风等人摘去了反革命集团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但对胡风个人保留了几个政治历史问题与文艺思想问题。起草公、检、法党组复查报告的公安部王副局长告诉我:保留“自动退团”,是因为这个问题是陈毅副总理揭发的;保留文艺问题,是胡乔木同志的意见。贺敬之说“稿子送中央改动很大”,指的就是这些问题。(chinesenewsnet.com)

三、对76号文件保留的问题,梅志当时就提了意见,但“却如石沉大海”(chinesenewsnet.com)



胡风事件五十周年、胡风逝世二十周年前夕,美国溪流出版社推出晓风着《虽九死其犹未悔--我的父亲胡风》。该书附有很多珍贵历史资料,如历史照片,胡风年表与着作目录,“胡风分子”名单和介绍等。(溪流出版社提供)
梅志说(本文加引号引用的梅志的话,均见梅志着北京十月出版社1998年一月第一版《胡风传》):“1980年8月22日,周扬(黎注:周扬于1980年3月任中宣部副部长),文研院院长苏一平(黎注:文研院后改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苏一平为副院长)及一位组织部的干部到国务院二招来访M(黎注:M即梅志),将打印好的平反文件中发(1980)76号给她看。他们(晓谷正好在身旁)匆匆看了一下。M当即对此表示有意见。”周扬说,“这是征求意见稿,就是要你们提意见的,可以留下,你们再仔细看看,有什么意见来信告诉我。”梅志又说:“家人和朋友们看了都感到,这份文件虽然在政治上为‘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平了反,但却留有许多‘尾巴’,对胡风的政治历史、文艺活动以及文艺思想等沿用了过去批判时的说法。于是家人决定将其中不符合事实的部分一一提出,希望组织上尊重事实,修改后再公布。两三天后,他们写好了意见,立即挂号寄给了周扬。结果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到月底,文化部和文研院来人到招待所,将并未吸取家属意见有所改动的文件交给M,让看后签字还给他们。由于胡风还在病中,家人只好暂时忍气吞声不说什么。也没有在文件上签字,家人决定,不再向胡风提此事,以免他因此病上加病。”这时胡风在医院治病,也没有看到76号文件。(chinesenewsnet.com)

对于胡风案件的复查结论,他本人没有签字同意,也没有反映本人与家属的其他意见,周扬怎么交差,至今还是个谜。(chinesenewsnet.com)

四、胡风对76号文件所作的“历史结论”有意见,但不敢申诉(chinesenewsnet.com)

梅志说:“胡风的地位有了提高,但在他的头上始终笼罩着76号文件不彻底平凡带来的阴影,遇到某些问题时,总是会有人借此制造障碍。所以,家人决定把76号文件给他看,希望他能说出自己的意见。他看后很生气,说这不行,我要申诉!当天晚上就写开了,但第二天起床后却把已写好的又撕掉了……他的思想产生了反覆,觉得这样‘申诉’是没有用的,不会有人理的。胡风害怕‘代表组织’给他送76号文件的人。”梅志告诉我,胡风认为中央还是很信任“给他们送76号文件的人”的。50年代那个人任中宣部副部长,处理过胡风的问题,现在又是那位副部长处理胡风的问题,所以胡风不愿也不敢申诉。应该说,这时,胡风的神经方面的毛病已经康覆了,是清醒的。(chinesenewsnet.com)

1984年春节,我去胡风家拜年。梅志问我胡风的历史问题可以不可以申诉?我说:“你1980年提的那些意见是可以提的。”胡风听了很生气,他双手推着轮椅直往走廊冲,口里喊着:“我不申诉,我不申诉!”梅志赶快拦住他,说:“好,不申诉,不申诉,我只是随便说说嘛!”这又说明胡风不愿申诉,只听我们说了几句话他就发火,他怎么可能向贺敬之申诉请求“澄清过去他在狱中被迫承认的所谓政治历史问题”呢?贺敬之当时虽然是任副部长,却是排在那位副部长的后边,况且他也不管胡风政治历史审查的事,更不领导中国艺术研究院(胡风任艺术研究院的顾问)。(chinesenewsnet.com)

五、梅志与子女,针对76号文件对胡风作的历史结论,曾经代表胡风“申诉”,但不是贾先生说的所谓申诉“在狱中被迫承认的政治历史问题”(chinesenewsnet.com)

1985年4月11日,胡风因病住进友谊医院,次日就检查出患胃癌晚期。4月24日,梅志与儿子晓谷、晓山和女儿晓风根据胡风自己写的申诉与录音的申诉内容整理了一份申诉,向中宣部、中组部与公安部发出。胡风的档案都在公安部,申诉由公安部处理。公安部在周六收到申诉,下一周的周一,王副局长就打电话给我,说:“胡风的家属对76号文件保留的问题做了申诉。”我问怎么办?她说关押人家一二十年,又没有反革命问题,对这些问题我们当然要实事求是处理。至于贾先生说的胡风向贺敬之所谓“申诉”,时间是在“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时”。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是1984年12月29日到85年1月5日召开的,这时梅志与子女包括晓风在内,还没有代胡风申诉。贾先生又说,梅志代胡风申诉的“当时”,贺敬之任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这也不对。贺敬之是1989年9月复出以后被任命上述两项职务的。(chinesenewsnet.com)

贾先生对所谓胡风申诉的内容、方法与时间都说不清楚,仅凭“道听途说”,就断言贺敬之“一口拒绝”胡风的申诉,这合理么?读贾先生文章后,我打电话问晓风,她说父母与贺敬之的谈话她都不在场,所谈内容她说不清,这说明贾先生说什么“晓风告诉他”如何如何,也是不清楚的。(chinesenewsnet.com)

六、胡风的政治历史问题,是朱部长在“悼词”中“修改”的(chinesenewsnet.com)

1985年5月20日,公安部党组向中央书记处作了《关于处理胡风申诉问题的请示》,说:“胡风家属代表胡风申诉了8个问题,前6个历史上的问题,胡风是针对中发(1980)76号文件中,对他所作的历史结论提出来的。这次,我们又重新复查了当时的预审档案,现将情况和我们的意见汇报如下:‘自动退团’问题,由于档案里没有文字证明材料可查,应尊重胡风意见,不写‘自动退团’。”“在国民党省党部任反动职务”和“在剿共军中任反动职务”两个问题,公安部党组“考虑”,也可以删去,“写反共宣传大纲”,只有朱企霞揭发是胡风起草的,但胡风一直否认,也“应从原复查报告中删去”;“在日本‘干了不可告人的勾当’问题”,“早已成为不实之词,这次应当予以澄清”。要求发还“三批材料”中引用的信件问题,我们认为这些信件已无保存价值,可以全部退还给本人。”(chinesenewsnet.com)

公安部党组《关于处理胡风申述问题的请示》因为胡风病危,也发给家属一份。王副局长退还“三批材料”中引用的信件与后来退还胡风写给别人的信件,是我陪王副局长办的。梅志与王副局长见面谈话,我都应邀参加。我同时又去公安部看些胡案的相关材料。(chinesenewsnet.com)

当时胡风申诉的与公安部党组处理的胡风的政治历史问题,如“写‘反共宣传大纲’”等等是胡风“一直否认”的。胡风性格刚强,表现在他虽在狱中,从不胡乱招供,也不胡乱揭发。贾先生说胡风向贺敬之申诉了他“在狱中被迫承认的所谓‘政治历史问题’”,不仅冤枉了贺敬之,是否同时也贬损了胡风?(chinesenewsnet.com)

中央办公厅将公安部党组《关于处理胡风申诉问题的请示》批转中组部处理时,胡风已于1985年6月8日去世,中央同意中组部意见“人已去世,发文来不及了,可让朱穆之(黎注:当时任文化部长)在悼词中简短地说一段,予以修改。”胡风的追悼会于1986年1月15日在八宝山公墓举行,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主持。这是第二次为胡风落实政策。(chinesenewsnet.com)

七、梅志与子女代胡风申诉的文艺问题,仍然由贺敬之主持落实(chinesenewsnet.com)

胡风的文艺问题公安部党组的“请示”中建议“由中宣部研究”。中宣部又一次指定由贺敬之承办。贺敬之说:“我认为不仅‘五把刀子’问题,还有关于‘宗派主义’问题和‘小资产阶级’文艺思想问题也需要重新研究,改正76号文件中不妥当的文字表述。”这样,他与文艺局的同志重读《三十万言书》及其他有关材料,又代中央拟出进一步为胡风平反的《补充通知》,内容为:(chinesenewsnet.com)

一、《通知》中说,“插在作家头上的五把刀子”,经复查,这个论断与胡风同志的原意有出入,应予撤销。二、《通知》说,“……带有小集团性质……宗派活动”,经复查认为,这个问题应从《通知》中撤销。三、《通知》中说,“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是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经复查认为,这个问题也从《通知》中撤销。可是,当时中宣部的正部长认为“问题复杂”不予放行。贺敬之说胡风是文艺家,这个问题不解决,他发表与出版作品不方便,这个问题不只是个人问题,还牵涉许多人,应该改正,部长不予理睬。拖到1988年,王忍之任正部长以后,才以中宣部办公厅的名义,将贺敬之主持起草的《补充通知》印发林默涵、刘白羽、苏一平、黎辛等六人征求意见,大家一致同意,报中央审准,以中央办公厅名义,于1988年7月18日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这是第三次为胡风落实政策。“胡风一案”到此结束。贺敬之为“胡风一案”画上圆满的句号,也做出了可贵的劳动。(chinesenewsnet.com)

八、梅志向我说过许多贺敬之的好话(chinesenewsnet.com)

对于第三次落实政策,梅志说:“中宣部有关方面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研究,对原76号文件中有关胡风文艺思想及文学活动的说法,提出了报告,请1955年和现在的几位领导同志审阅并提意见……当时只有一个领导迟迟不肯表示意见……最后为此事奔走的那位中宣部同志实在忍不住了,问那个领导:‘你的意思是不该平反?’最后那个领导还是画圈同意。”梅志告诉我,上面说的“为此事奔走的那位中宣部同志”正是主持起草《通知》的“老贺”。(chinesenewsnet.com)

梅志向我谈起贺敬之,从不说职称,不说他的全名,就像对待老朋友似的,迳称“老贺”。梅志说老贺当了官,但是没有架子,像从前那样来看我们。中央书记在讨论76号文件时,周扬、林默涵、贺敬之与刘白羽四人列席参加,会前书记处书记余秋里让王副局长先念念阿垅在狱中写给党组织的信,梅志说老贺听了,当时就感动得流泪了。她很想看看这封信,可老贺没有。后来我在笔记本中找到了,写了一篇《阿垅在狱中写给党组织的信与贺敬之为胡风案件落实政策》的文章,发表在《文艺理论与批评》2000年第2期,稿子的大部分篇幅就是写贺敬之为胡风落实政策的。梅志对此文的发表表示高兴。(chinesenewsnet.com)

胡风在第一次落实政策后,立即被中央任命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部长级的顾问,配备有秘书、专车,住进了由武警战士警卫的部长楼,胡风的女儿晓风给他当秘书,从此我与胡风家也有较多的接触。关于胡风与胡风家的情况,可以说梅志对我无话不说。梅志着《胡风传》中写了许多胡风不满意的人和事,这时梅志与晓风已没有什么“心理上的恐怖”了吧。梅志说,晓风也参加了《胡风传》的写作与“整理抄写”,她跟着妈妈说老贺的好话。我不明白,为何她支持贾先生为自己的书作序时,写上那些对贺敬之的“道听途说”的不实之词呢?!(chinesenewsnet.com)

贺敬之千方百计为胡风案件进行复查落实政策的工作,充分表现了他的历史责任感。尤其在他受“胡风一案“牵涉,被禁闭,挨批斗,受处分,却毫无怨气。更表现在他为胡风落实政策,尽心尽力,积极稳妥,任劳任怨,克服阻力,坚持按政策办事,这是作为一个革命者最可贵的品质。如果贺敬之如贾先生说的对胡风的申诉“一口回绝”,或倔服于某些领导的意见,结果又会怎样呢?贾先生给贺敬之扣上鲁迅先生说的“一阔脸就变”的帽子,合适么?(chinesenewsnet.com)

2004年11月25日早(chinesenewsnet.com)

2005年3月改过(chinesenewsnet.com)

(原载于《华夏诗报》2004年12月26日,现经作者亲自校对修改,授权多维在海外发表。(chinesenewsnet.com)

黎辛:1920年─,河南汝州人。早年创办救亡刊物《争存》半月刊。1938年到延安,从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毕业后任《解放日报》副刊编辑,与丁玲同事。解放战争时为《中原日报》编委、编辑部副主任,并去武汉创办华中局的机关报《长江日报》。1949年后,历任中宣部文艺处干事、作协副秘书长兼党总支书记、湖北省文化局局长。因对“丁玲、陈企霞反党集团”定性有不同看法,1958年定为“李(之琏)、黎(辛)反党集团”,被补划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流放20年。1978年平反后担任筹备恢复中国文联的副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等职。写有许多回忆录,并着有30万字的研究专着《延安时期毛泽东的文艺理论与实践》。)

title_b5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有感而发]  [网友报导]  [新闻总目录]

多维新闻检索    检索说明...

电邮本则新闻给您的朋友:
请填入E-Mail址:

相关新闻:

  • 特稿:贺敬之、贾植芳等重量级文艺人士授权多维发表争论胡风平反公案文章  - 2005-4-8 23:16:23
  • 贾植芳:胡风晚年受谁第二次打击?──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一  - 2005-4-9 18:36:3
  • 贺敬之:我并未对胡风沉重的一击──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二  - 2005-4-11 5:11:53
  • 贾植芳致杜渐坤:我仍希望真相能水落石出──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三  - 2005-4-11 21:59:38


  • 清肝解毒丹1号
    包含2种胶囊,白色胶囊帮助受损肝细胞修复和再生、提高肝脏免疫力。红色胶囊帮助清除肝脏内毒素,改善肝功能。$43.00。

    沛得源 Liveren G
    能迅速降低GPT和GOT,使肝功能恢复,在乙型肝炎治疗方面达到目前先进水平。在慢性迁延性肝炎,活动性肝炎,早期肝硬化治疗中,效果相当或超过干扰素。 $21.50
    低价之后再加“买六送一”!


    瑞典前列健

    买3送1

    慢性前列腺病往往表现为尿频,尿急,夜尿,尿流细小,排尿困难,尿道疼痛,尿血或尿出白色浊物,同时伴有早泄,遗精,性欲减退等症状。患者如不及早治疗,慢性前列腺病便随时可转变成前列腺癌,岩重威胁患者的健康及性命。到目前为止, 现代医学还没有特别的治疗方法。医生一般建议动手术,但手术会令到患者遭受极大的痛楚, 并可能影响生殖系统的功能及性生活。



    医学报告1
    医学报告2
    双盲临床报告
    化学成份分析
    “E康”
    网上直销

    即时消息 | 头条新闻 | 国际动向 | 北美新闻 |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海外华人
    经济情报 | 科技进步 | 医学健康 | 体育运动 | 文化娱乐 | 生活空间 | 专题档案 | 多维人物
    多维观点 | 幕后文章 | 特别连载 | 媒体王国 | 多维周刊 | 图片新闻 | 大家论坛 | 网友报导


    隐私政策声明   多维信箱:  cnewsnet@chinesenews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