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
2005年4月11日5:11:53(京港台时间)
贺敬之:我并未对胡风沉重的一击──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二



关于胡风平反问题致《随笔》的一封信(chinesenewsnet.com)

《随笔》杂志编辑部:(chinesenewsnet.com)

贵刊2004年第4期刊登的贾植芳先生《晓风〈虽九死其犹未悔──我的父亲胡风〉序》一文中,将我与胡风先生的关系和我对胡风平反的态度,作了与事实不相符的叙述和不恰当的抨击。现特致函说明如下:(chinesenewsnet.com)

(一)我是胡风冤案的受害者之一(chinesenewsnet.com)

1950年我被指为受胡风文艺思想影响,在单位受到领导批判。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因在胡风家中搜查出我写给他的一封信而被隔离审查半年之久。审查中对我到延安初期在《七月》杂志发表两首诗和解放初期胡风为我出版一本诗集,以及胡风到北京后我对他的几次看望,进行了长时间的审问,并结合我的文章和创作在大会上进行了全面批判,最后给了我党内严重警告(后改为党内警告)的纪律处分。(chinesenewsnet.com)

1957年反右派和1959年反右倾运动中对我的批判,都又再次触及我与胡风关系的问题。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中,这个问题更被作为我执行“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和与“反革命分子”关系密切的严重罪行之一,在被冲击和被关押期间,反覆受到审问和批斗。(chinesenewsnet.com)

(二)我积极参与了对胡风两次平反的部分工作(chinesenewsnet.com)

1980年7月我从文化部调中宣部工作,此时中央决定对胡风一案进行复查,责成公安部等政法部门向中央写出复查报告。与此同时,中央责成中宣部对此案中涉及文艺问题的部分进行复查,并要求中宣部代中央拟出一份为胡风一案平反的《通知》草稿。中宣部指定由我承办。我召集中宣部文艺局和干部局的同志传达了胡乔木同志的具体指示,进行讨论研究,完成了代拟的《通知》草稿。稿子送中央改动很大,但除去增加了与公安部复查报告相呼应的关于胡风政治历史问题有所保留的文字以外,其它内容的基本精神没有大的变动。这就是:在政治上明确地为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和“胡风反革命分子”平反;文艺上否定了胡风“三十万言书”及其它文艺言论的反党性质,改为“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组织上否定了“反党、反革命集团”,改为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小集团性、宗派性的表现。(chinesenewsnet.com)

中央的这一《通知》连同公安部上报中央的复查报告一起,作为“中发〔1980〕76号文件”下发后,社会各界、特别是文艺界大多数人士反应热烈。虽然以后知道胡风先生本人及家属对文件内容有某些保留意见,但当时总的反应是积极的。(chinesenewsnet.com)

就我本人来说,这份《通知》的草稿,既反映了我对为胡风一案平反的积极性和政治热情,也表现出在当时总的情况下,我认识水平的不足和思想上的局限性。(chinesenewsnet.com)



2004年12月15日,贺敬之文学生涯65周年暨文集出版研讨会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贺敬之(左)在研讨会上接受友人祝贺。(华社记者王建华摄)
1985年4月,公安部收到胡风夫人梅志同志及子女代胡风提出对“76号”文件的8点申诉和要求。其中6点是关于胡风政治历史有关的问题,一点是要求退还《三批材料》引用过的若干信件。再一点是关于“三十万言书”的“五把刀子”问题,公安部认为“属于文艺批评问题,建议由中宣部研究”。中央同意这一建议,中宣部指定仍由我承办。我认为不仅“五把刀子”问题,还有关于“宗派主义”问题和“小资产阶级”文艺思想问题也须要重新研究,改正“76号文件”中不妥当的文字表述。这样,我与文艺局的同志重读“三十万言书”及其他有关材料,代中央拟出就这几点进一步为胡风平反的《补充通知》,内容为:(chinesenewsnet.com)

“一,《通知》中说‘……插在作家和头上的五把刀子’,经复查,这个论断与胡风同志的原意有出入,应予撤销。二,《通知》中说‘……带有小集团性质……宗派活动’,经复查认为,在我国革命文艺阵营的发展史上,的确存在过宗派的问题……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复杂……从胡风同志参加革命文艺活动以后的全部历史来看,总的说来,他在政治上是拥护党中央的。因此,本着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和团结起来向前看的精神,可不在中央文件中对这类问题作出政治性的结论。这个问题应从《通知》中撤销。三,《通知》中说:‘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是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经复查认为……应按照宪法……和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由文艺界和广大读者通过科学的正常的文艺批评和讨论,求得正确解决,不必在中央文件中作出判断。这个问题也从《通知》中撤销。”(chinesenewsnet.com)

这个进一步为胡风平反的《补充通知》,以中央办公厅名义下发后,在思想文化界、特别是文艺界普遍反应良好。但令人遗憾地是,它经过向各方面征求意见定稿后,在送上级审定的过程中,由于思想文化战线出现动汤,全国范围发生学潮,中央最高层领导人和中宣部主要领导人的变化,迟至1988年才由中办正式发出。(chinesenewsnet.com)

(三)对贾植芳先生对我抨击的辨正(chinesenewsnet.com)

贾植芳先生在文中对我上述的情况一字不提,仅间接从别人传说的我与胡风的一次谈话,据此就断言我是“一阔脸就变”,“这对胡风是沉重的一击!”──这是与事实不相符并判断有误的。(chinesenewsnet.com)

贾文中说的这次谈话,是在1980年我参加胡风复查平反工作之前,胡风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后来会参加此项工作,贾文说在我这次看望胡风先生时,胡风向我提出“他在狱中被迫承认的所谓政治历史问题是冤枉的,能否澄清一下?”贾文说我“一口回绝了”,“还说什么这些历史问题,我们通过‘内查外调’,都已经查清是确凿无疑的,没有澄清的必要了。”(chinesenewsnet.com)



胡风事件五十周年、胡风逝世二十周年前夕,美国溪流出版社推出晓风着《虽九死其犹未悔--我的父亲胡风》。贾植芳为其作序,指名道姓地批评前中宣部副部长、“当初在文学创造道路上受过胡风许多恩惠的诗人”贺敬之,称他一口拒绝胡风申诉“政治历史问题”是被冤枉的,说“已经查清是确凿无疑,没有澄清的必要了。这对胡风来说是沉重的一击”。(溪流出版社提供)
贾文这样写的依据并非来源于当事人,而是只凭无确凿证据的“听说”、且在事后20多年胡风先生已逝似乎无可对证的现在才写出发表的。但它既与当时客观环境的实际情况不符,更与我本人对胡风先生的一贯态度与行为的实际情况不符。(chinesenewsnet.com)

事实是:1980年7月以前,虽然我在文化部担任副部长,在部长黄镇同志、常务副部长刘覆之同志领导下分工管艺术口的揭批“四人帮”和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但是胡风一案是中央专案,复查工作和出狱后的工作安排都是由中央直接管理的。虽然如前所述,俟后我调中宣部参与了有关文艺问题对胡风的两次复查,但从未参与复查胡风政治历史问题的任何工作,不可能也从未被委以对胡风负有任何的行政责任。(chinesenewsnet.com)

这次会见是在胡风出狱后,我以同案的受害者之一的个人身份,怀着对这一大案中最大的受害者的同情和对文学前辈的尊敬之心去看望胡风先生的。他简略地谈到在狱中的遭遇,表露出对撤销原判释放回京的喜悦和中央正式发文为整个案件平反的期待。我谈了自己被此案牵连的遭遇和现在的工作情况,同时说到应当相信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党中央一定会对一切冤、假、错案加以复查平反的。他既不可能也没有向曾是同案者、现在又不参与这一专案复查工作的我提出对他政治历史问题“澄清一下”的要求,我自然也不会毫无来由、无的放矢地如贾文所说对他“一口回绝”。(chinesenewsnet.com)

更重要地在于,在我根本没有参与对胡风政治历史问题的复查工作并且完全不了解情况的前提下,上引贾文竟把我说成是用了只有中央代表或专案组负责人才会有的口气,向胡风宣布:“这些历史问题,我们通过‘内查外调’,已经查清是确凿无疑的,没有澄清的必要了。”──对此,我不能不郑重声明:我从没有、也不可能这样说过,从没有、也不可能这样做过。(chinesenewsnet.com)

不仅从政治生活的常识或者当时拔乱反正的政治气候来看,作为一名自己刚被解放、正在文化部艺术口主持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的干部,我不会如此不合逻辑地采取这样的态度,说出这样的与党纪和工作纪律不相容的话来。即使从个人关系和个人利害来看,作为本案的被牵连者,我的感情倾向只会是希望胡风得到彻底平反而决不会是相反。虽然我在胡风平反的整个过程中、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做的工作有限,但我的基本态度和行为如何,是可以向不论是党组织或者熟悉我的任何人询问的。(chinesenewsnet.com)

当然,由于时隔久远,我与胡风先生及先生家属未保持经常的直接接触,思想沟通不够,其他人又不了解实际情况,因此,误听、误解、误传的发生是可以理解的。(比如贾先生文中还说我“1954年是文化部的一个小处长”,在中宣部除管文艺还管出版,“1989年之后还当过中宣部的代部长”,这些均不属实,想来又是这一类误听、误传的例子。)(chinesenewsnet.com)

为此,我现在不得不写这封信给贵刊,要求你们理应做到地将来函照登,以澄清事实,并借此与有关的先生和同志沟通思想,增进了解,消除误传,而别无其它。(chinesenewsnet.com)

专此,顺祝编安。(chinesenewsnet.com)

2004年9月8日北京(chinesenewsnet.com)

原载于《随笔》2004年第6期,现经作者亲自校对,授权多维在海外发表。(chinesenewsnet.com)

(贺敬之:1924年-,别名贺进,山东枣庄人,现代诗人、剧作家。1940年赴延安,考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诗作发表在胡风主编的《七月》、《希望》杂志上。1949年他和丁毅执笔,集体创作了大型歌剧《白毛女》,获斯大林文学奖二等奖。1949年后,在中央戏剧学院创作室工作,任《剧本》、《诗刊》编委,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协理事。50-60年代以创作政治抒情诗闻名。代表作有《回延安》、《放声歌唱》、《雷锋之歌》、《桂林山水歌》等,出版诗集《放歌者》等。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代部长、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院长。)(chinesenewsnet.com)

【多维编者按:发生于整整半个世纪之前的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是中国当代史上重要事件,平反过程分外艰难曲折。围绕其平反内情,复旦大学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名誉会长贾植芳,前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国文化部代部长贺敬之,前中国文联副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黎辛,以及胡风的女儿晓风等,先后撰文回忆真相,批评、答辩。(chinesenewsnet.com)

多维明天将刊出贾植芳授权发表的致《随笔》主编杜渐坤的信。】

title_b5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有感而发]  [网友报导]  [新闻总目录]

多维新闻检索    检索说明...

电邮本则新闻给您的朋友:
请填入E-Mail址:

相关新闻:

  • 胡风事件将近半世纪,胡风女儿出版回忆录《虽九死其犹未悔》  - 2004-7-2 22:22:46
  • 曾芸专稿:胡风的微笑──我印象中的胡风父女  - 2004-9-2 21:22:21
  • 走在良心和真话的边缘:读晓风《虽九死其犹未悔──我的父亲胡风》  - 2004-9-6 20:54:29
  • 特稿:贺敬之、贾植芳等重量级文艺人士授权多维发表争论胡风平反公案文章  - 2005-4-8 23:16:23
  • 贾植芳:胡风晚年受谁第二次打击?──胡风平反公案争论之一  - 2005-4-9 18:36:3


  • 清肝解毒丹1号
    包含2种胶囊,白色胶囊帮助受损肝细胞修复和再生、提高肝脏免疫力。红色胶囊帮助清除肝脏内毒素,改善肝功能。$43.00。

    沛得源 Liveren G
    能迅速降低GPT和GOT,使肝功能恢复,在乙型肝炎治疗方面达到目前先进水平。在慢性迁延性肝炎,活动性肝炎,早期肝硬化治疗中,效果相当或超过干扰素。 $21.50
    低价之后再加“买六送一”!


    瑞典前列健

    买3送1

    慢性前列腺病往往表现为尿频,尿急,夜尿,尿流细小,排尿困难,尿道疼痛,尿血或尿出白色浊物,同时伴有早泄,遗精,性欲减退等症状。患者如不及早治疗,慢性前列腺病便随时可转变成前列腺癌,岩重威胁患者的健康及性命。到目前为止, 现代医学还没有特别的治疗方法。医生一般建议动手术,但手术会令到患者遭受极大的痛楚, 并可能影响生殖系统的功能及性生活。



    医学报告1
    医学报告2
    双盲临床报告
    化学成份分析
    “E康”
    网上直销

    即时消息 | 头条新闻 | 国际动向 | 北美新闻 |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海外华人
    经济情报 | 科技进步 | 医学健康 | 体育运动 | 文化娱乐 | 生活空间 | 专题档案 | 多维人物
    多维观点 | 幕后文章 | 特别连载 | 媒体王国 | 多维周刊 | 图片新闻 | 大家论坛 | 网友报导


    隐私政策声明   多维信箱:  cnewsnet@chinesenews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