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流出版社
Fellows Press of America, Inc.
  Home | About Us | Book Store | Book Review | Book Digest | Overseas literature | Contact
 
溪流首页
溪流简介
溪流文库
溪流书店
溪流书评
溪流书摘
海外文学
联系我们
 

文革四十年祭:《红卫兵小报主编自述》
岑 岚
 
不经意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就已经过去四十年了。这场世界上最大的,参加人数最多的,其惨烈程度绝不亚于一场大战争的,长达十年的“政治运动”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了最触目惊心而令人不忍回顾的一页,也在中国人民的心灵上留下了永远也不能平复和痊愈的累累伤痕。

在那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曾有一个全国五大毒草的说法,这全国五大毒草分别是:清华大学周泉缨的《四一四思潮必胜》、广西“四二二”派某人的《今日哥达纲领》、湖南“省无联”杨曦光(杨小凯)的《中国向何处去》及《我们的纲领》和重庆的《大局已定,815必胜》。

美国溪流出版社(www.fellowspress.com)最近推出的文革回忆录《红卫兵小报主编自述》一书正是由这全国五大毒草之一的《大局已定,815必胜》的作者周孜仁先生写作的。

周孜仁先生当年是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报》的主编。文革时期,红卫兵、造反派自办的小报数不胜数,这也是文革中的一个壮观而纷乱的景象。如今,衆多小报早已烟消云散,中国大陆的许多大图书馆里都很难寻找得到它们的踪影(大部分是没有收藏,也有的是不对外开放),可据说在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的图书馆里还能找到不少。

红卫兵小报真的有主编吗?关于“主编”头衔的由来,周孜仁先生回忆说:“人家都说我是《八一五战报》的主编。文革动乱,耿耿十年,红卫兵小报多如恒河沙数。从没听说谁给谁封过什麽主编的。我也是。那年月乱世英雄起四方,任何事都一哄而起,能者爲之。我之所以认可爲该报主编,是因爲这份小报曾闯了一个大祸,其大也,以至于已忤达了圣聪,惹怒了龙顔--上面追究太紧了,谁都招架不住也不想再招架,总得有人出来承担一下罪责吧?就这样,我认了。本来,从筹建到编辑,这份小报许多具体工作都由我做,说我主编也不冤。”

周先生以个人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爲基础,记录了1966年到1968年之间重庆大学、重庆的重要人物、重要事件乃至四川、全国的相关人物、相关事件,其中包括重庆大学校长郑思群之死,着名小说《红岩》的作者罗广斌之死,“刘张翻案”,工人造反,军队支左,造反派分裂两派之间大武斗等。除了依循自己的记忆主线外,他还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如回到一些事件发生地考察,并访问了许多当事人(包括他的同学、小报的编辑同事等),核对印证事实的时间、地点、细节。文中并引用了许多红卫兵小报的文章、当时的革联会(或革筹会)、军队等组织部门的文件、信件,自己的日记,同学的日记,还有一些当事人的回忆录等第一手资料。既记录了历史事件的真实,也记录了个人在文革中的心灵史和家庭、朋友、同学的命运。该书行文流畅,文采飞扬,对当时的人和事描述生动、真实,对自己的剖析诚实、深刻,很有可读性。尤其作者没有爲自己辩护,所表现出的批判意识和反思精神与现今市面上那些文革头面人物回忆录截然不同。作者在书开头的“文章缘起”中说:“写下后面的文字,我只有一个念头:真实地,负责任地,爲那页可怕的时代履历表填写一行注脚。”

徐友渔先生评价该书是“一份忠实的历史记录”,认爲“作者的思想和文字仍然张扬和充满力度”。他还推荐道:“周孜仁先生以其在文革时期的年龄、文化程度、介入程度,以及作用、地位,给我们提供了一幅关于重庆文革有始有终的、较全面准确的、点面结合的画卷,提供了一个完整的,既有各种事件的描写,又有个人内心情感刻画的故事,这是一个可信的故事,也是一个感人的,令人掩卷深思的故事。”